093-46478706

马元驭《蓝藤富贵图》2021-02-07 22:49

马元驭《蓝藤富贵图》

这幅清代画家马元驭的《蓝藤发财图》(闻图),绢本设色,纵75、横38厘米。所画藤条编成五只花篮:上端三只花篮强弱交叉相错,紫藤藤蔓曲虬,叶如绿丝、花色了乐队、绰约甜美;上端右花篮所画三朵雪白海棠,两朵盛开、一朵瓣而立,娇媚意欲敲;另一站立花篮,所画四朵“锦袍白”牡丹,黄蕊染心,发财妖妍。突显线条中心的是那篮两朵粗壮的白瓣檀心“玉天仙”牡丹,将春的风貌和发财刻画得淋漓尽致;图右下方的“朝天紫”与“青心白”牡丹醉卧篮外,线条布局高超典雅与“锦袍白”遥相呼应。马元驭的花卉皆以没骨法画出,鲜花、嫩叶灵秀生辉。反映“枝蒂花所生,设色需轻盈。常舍欲语态,自有一动人情。”的画花诀;其画叶诀侧重“挽回风露态,有花上无以有叶。春夏多敷荣,更加有四时别”的技法。左上行书题款:“丙申春仲雨窗写出于虎丘梅花楼马元驭”。钤白文“元驭之印”、朱文“扶羲”。图下左钤“惠之所藏”、右钤“孙氏珍藏”均为朱文印。坎《中国历史年代简表》:“丙申”,即康熙五十五年(1716)。时年,马元驭45岁,正是画家炉火纯青之年。马元驭(1669—1722),字扶羲,别字栖霞,号天虞山人,江苏常熟人。画传家法,善于花鸟,尤工芦雁;笔墨开朗豪放,气韵超逸,突过乃父。马元驭赋性落拓,纵酒逞笔,乃益豪迈,极富情趣。素描得清初“六大家”之一恽寿平亲传,泼墨秀逸、流丽风致,水墨为主。又经常与蒋廷锡探究六法,获益很深,故没骨画益工。清“四王”之一的王翚曾赞曰:“扶羲神韵飞动,不泥陈迹。”马元舟亦研习沈周、陆治技法。自以为得沈、陆遗意,其超然纵处诚有沈、陸风规。兴到之作,逸笔尤佳,其书隽佳。现存画迹有康熙三十二年(1639)的《杏林春燕图》轴、康熙三十九年的《群仙拱顶寿图》轴等,著录《石渠宝笈三编》。传世作品有康熙四十二年(1703)的《桃柳八哥图》轴,现藏上海博物馆;《花溪好鸟图》轴,藏中国美术馆;《南溪春晚图》轴、《秋塘清兴图》卷,藏南京博物院;《杂画图册》藏常熟市博物馆。子逸,字南坪,晚号陔南,贤花卉,尤善画鱼。

马元驭《蓝藤富贵图》

女荃,画花卉智得家法,以勾染有名。值得一提的是,这幅《蓝藤发财图》上两方钤印,与上海博物馆编成《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文物出版社)第707页:马元驭印鉴第4号、18号印文、行书题款与708页55号所写几乎吻合。马元驭的这幅《蓝藤发财图》,令人新人奖不厌烦。“蓝”与“兰”谐音,报以花篮。“兰蕙”根系百姓,自古以来以仁义与民本为传统美德精华。诗仙李白有“幽兰香风近,蕙草流芳根”的诗句。“藤”“腾”谐音,寓意“腾达”。牡丹作为观赏植物始于南北朝时期,刘赛客《嘉记录》记:“北齐杨子华有所画牡丹”。可见牡丹入画近1500载。牡丹是“发财”的象征物,唐宰相李绅子李浚撰《摭异记》:“中书舍人李正封诗云:‘国色朝酣酒,天香染夜衣。’”形容牡丹色彩和香气的难得;后引申为形容容貌美丽远胜的女子。宋代周茂叔《爱莲说》:“牡丹,花之发财也。

马元驭《蓝藤富贵图》

其别称曰“百花王”“富贵花”。《蓝藤发财图》,寓意“康熙盛世、国富民强”。马元驭的《蓝藤发财图》写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春,地点在苏州虎丘梅花楼。明清时期,虎丘梅花楼既是古时出名的青楼,也是文人骚客展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才艺的最重要平台。明代书画家董其昌(1555—1636)曾在梅花楼绘有《中秋虎丘玩游戏月图》手卷,款识:“乙卯(1615)中秋虎丘玩游戏月图于梅花楼,玄宰。”明代书画家陆士仁扇面书法小楷,款署:“时万历戊申(1608)秋七月既望,书于虎丘之梅花楼。吴郡陆士仁。”《蓝藤发财图》是马元驭在苏州虎丘梅花楼展出书画才艺的精品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