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46478706

“诗书印大家”吴昌硕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高度2020-06-20 18:27

吴昌硕市场价格颇高齐白石,这是今天确凿无疑的。作为中国三高画家的代表,人民艺术家齐白石早早地转入了“画家福布斯排行榜”:2000年以后的齐白石作品拍卖成交总额高达169亿元,而吴昌硕同比只有37亿元;拍卖会市场中更是如此,谁家没几张齐白石都无以称作近现代书画专场,但需要有吴昌硕作品的拍卖行毕竟很少。北京故宫博物院从2018年6月开始就发售了“铁笔生花”吴昌硕书画篆刻特展,后接续这一展出的正是“清平福来”齐白石艺术特展,这两位虽生平素未谋面,但却恩怨大大的艺术大家“同台竞技”。中国嘉德拍卖会大观夜场中的“大家系列”则是轻引吴昌硕,再次把这位艺术巨匠推至市场的新热度。但总归,作为熟悉的大家,吴昌硕或许缺少一个与其地位给定的市场高度,这又是为何?在毕生的艺术执着中,吴昌硕不仅擅于绘画,堪称好古代、爱石,作为海派中最有影响的文人画家之一,吴昌硕将金石大写意花鸟画发展至登峰造极的地步,沦为近现代书画史上一个最不具代表性的人物。特别是在是吴昌硕的篆刻,时至今日,仍然是为翘楚。可以说道,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吴昌硕意味著是绘画界的领军者,彼时其作品的润格也相比之下远超过后来的齐白石、张大千等人。吴昌硕晚年移居上海之后,其自定义的润例就是同时代画家中的佼佼者。1914年,吴昌硕的润例是堂匾20两,斋匾8两,楹联3尺3两、6尺8两,横直整张4尺8两、6尺16两,册页纨折扇每一件2两(每两折算1.4元大洋),此后,其润格堪称大幅下降,下降比率从25%到150%。同时代的齐白石即便是在1922年日本展出之后爆红,其润格也才不过吴昌硕润格的二分之一,即花卉作品4尺20元(14两),8尺72元(51两),扇面2尺10元(7两)。

“诗书印大家”吴昌硕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高度

即便是吴昌硕辞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吴昌硕作品的价格都近超强其他画家,但是转入到拍卖会市场中,其作品价格却仍然未见大幅的下跌。我们统计资料了1993到2018年间吴昌硕作品上拍和成交价数量变化图,基本上与众不同25年来艺术品市场的走势。作为海派艺术大师,早在1993年朵云轩首届拍卖会中就发售了吴昌硕的作品,其中一件吴昌硕《玉堂富贵》是以19.69万元成交价,另外有2件2万—3万元成交价的吴昌硕石鼓文作品。香港佳士得则是海外地区首个尝试吴昌硕作品的拍卖行,但是首次的7件作品皆并未以求成交价。但基本上2004年之后,吴昌硕作品严苛意义上才却是有了分析的市场规格,每年的上拍数量多达1000件,以后2011年超过市场的高峰,为3746件。此后,预示着艺术品市场的调整,以多达30%的比率大幅上升,2016年时为上拍电影数量最多的一年。但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度的拍卖会中,北京保利拍卖会中吴昌硕的十二条屏花卉以2.093亿元成交价,乘势刷新了吴昌硕作品世界最高价纪录,这一高价拍品的效应也造就了当年吴昌硕作品的数量高扬。数量之外,我们也从高价位作品的统计资料著手,重点统计资料了历年来吴昌硕作品多达千万元和百万元以上的作品数量。也正是上文所述的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首次经常出现在拍卖会市场中,在中国嘉德2004年春拍电影中是以1650万元成交价,这也是1993-2008年间唯一一件多达千万元成交价的吴昌硕作品。其中在2008年之前,吴昌硕多达百万元成交价的作品数量也不多,皆不多达100件,且多为100万—300万元之间成交价的作品。但此时,吴昌硕的作品价格涨幅难以置信。从25年以来的拍卖会市场数据来看,吴昌硕的高价作品价格或许并不平稳,没构成一个集中于的市场效应,2012年、2014年、2015年虽然皆有单价多达3000万元以上的作品成交价,但市场未沿袭,在2016年吴昌硕市场低谷时期,其作品的最高价仅有是在上海嘉禾中以1115.5万元成交价的《岁朝清供》,而该年度,吴昌硕市场成交价总额仅有为2.6亿元。2018年的情况亦是如此,在刚完结的年度春拍电影中,吴昌硕作品总计上拍电影1431件,成交价475件,平均值成交率不过33%,成交价总额仅有为1.7亿元。近现代绘画高峰的吴昌硕惜不会面对着如今的市场局面?审美趣味的改变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只不过早于在上世纪30年代以后画坛的风气就大改变,加之艺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题材沦为主流,海派大写意花鸟画基本正处于市场理解的边缘。同时,金石碑习被束之高阁,加之文化中心的北移,文人画的基础不复存在,首创了金石绘画之风、文人画的领军人物吴昌硕大自然慢慢被消逝,这也是为什么吴昌硕在1949年后名气不如齐白石大的原因所在。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吴昌硕作品的题材比较较为单一,完全皆为花卉题材,数量虽多,但是无论尺幅还是线条等,皆过分集中于。也曾有人谈到吴昌硕绘画题材过分单一的原因,吴昌硕晚年在沪名声大噪,定单如雪片般飞到,但好日子远比也太晚了,他移居上海时早已70岁高龄,精力和创造力都受到局限,他只好大大提价,但还是应接不暇,有些客商特别是在日本客商看见讨厌的题材,不会拒绝他同题多次创作,因此在拍场不会找到吴昌硕在同一年里某个题材、题目的多次创作,且线条都较为相似,这也造成了市场的担忧。而且,吴昌硕晚年为了应付市场需求,不会让其学生赵子云等人代笔,自己题跋,此现象被社会上广为流传后,也减轻了收藏界的担忧。作为诗书印大家,吴昌硕经常出现在拍卖会市场中的作品大体为绘画、书法和篆刻,其中正如上文所说,绘画作品更为单一,自小就不会拿刀刊印的吴昌硕在绘画上十分自谦,曾多次说道过“我所画非所长,而颇知画理”,不足以解释他对于绘画的不热情。从题材上而言,花卉分列在第一,其中奇以梅花和菊花为最喜欢,吴昌硕一生爱好梅花,自号“厌铁道人梅知己”。

“诗书印大家”吴昌硕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高度

在我们所统计资料的吴昌硕绘画作品成交价TOP10中,皆为册页的形式,其中皆有梅花的形象经常出现。另有1幅作品是立轴的竹石双寿,后齐白石在91岁的时候还曾补笔。拍卖会市场中吴昌硕的书法作品多以篆书居多。吴昌硕最初学小篆,取法于《泰山刻石》、李阳冰、邓石如、吴熙载、杨沂孙。40岁前后学大篆,趁此机会金文与《石鼓》有志于,43岁后以《石鼓》为自学重点。吴昌硕很擅长于集石鼓文字书写楹联,他的传世作品中也多数为这类作品。吴昌硕学石鼓文的时间很早以前,30岁到苏州,之后向当时知名的书法家杨岘求教金石学和书法,即开始临写石鼓。篆刻作为更加小众的珍藏门类,但毕竟吴昌硕艺术成就最低的艺术门。吴昌硕是普遍认为的篆刻大师,他曾多次排序说道,自己不会画画,但不及书法,篆刻堪称败于书法。吴昌硕从小就认识到篆刻,可以说道篆刻艺术吴昌硕完全都行到水尽处。对于吴昌硕而言,绘画、书法、篆刻三者相辅相成,最后成就一代海派大师,这在美术史中毋庸置疑,也须与齐白石等人比较比。但吴昌硕作品的价格未及其艺术地位,严肃生活、好古代、爱石的吴昌硕自有一番情趣,他在生前所获得的市场高峰令人望尘莫及,今天,我们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市场高度去给定吴昌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