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46478706

“留真”——镜头里的画家叶浅予2020-12-01 22:49

蔡斯民摄制的画家叶浅予蔡斯民是新加坡人,自小嗜好中国传统文化。上世纪80年代,他借着来中国摄制广告的机会,造访了一些画家。他找到,不少早已作古的知名国画家比如齐白石等人都没专业的摄影照片传世。于是,他打消了一个念头:为尚健在的、有影响力的老一代中国画家摄制生活艺术像传。所谓“像传”,不只是拍电影画家们伏案创作的场景,还要记录他们生活中最现实的点滴以及他们的精神与性格。1985年,刘海粟到新加坡筹办画展,蔡斯民把这个点子告诉他了他。刘海粟听得后十分赞许,并建议这两组作品可以起名“留真”。在朋友李行简的协助下,蔡斯民又寻找了著名美术史家黄苗子,他们根据年龄并参照艺术成就和影响力等因素,最后确认了14位摄制对象:朱屺瞻、刘海粟、黄君壁、赵少昂、陈文希、王己千、李可染、叶浅予、吴作人、陆俨少、谢稚柳、黎雄才、唐云和关山月。

“留真”——镜头里的画家叶浅予

“留真”系列一共留给了84张照片,按下每个对焦只需1/30秒,蔡斯民却拍电影了近5年。在这批特一起拍电影了总共不过几秒钟的照片背后,是一次又一次精心的策划。与画家谈起时,蔡斯民并不意图摄制,而是再行深入研究其作品,读者有关资料,并与画家及其朋友、学生聊天,理解他的生活习惯和爱好,然后再行营造出有“接地气”的场景。“我是每一件作品背后的总策划人。”蔡斯民说道。朱屺瞻是这14位画家中年纪最久的一位,蔡斯民忘记,时年90多岁的朱老十分慈祥。打探到朱老爱好菖蒲,他之后送来上菖蒲到朱杨家的住所,当他在窗前洗剪菖蒲时,蔡斯民按下了对焦,留给了“与翁共计相伴长青”的画面。听得学生说道,朱老讨厌昆剧,蔡斯民又邀昆剧演员章凤珠去朱老家做客,朱老喜爱昆剧时的喜悦之情就这样被镜头现实记录了下来。获知画家唐云青睐吃螃蟹,蔡斯民特地买了几只螃蟹登门。唐云很高兴,挑所画了一幅螃蟹、酒罐和秋菊,吟道:“蟹初肝,花上正好,酒瓮空,人醉倒。”餐桌前,唐云举杯畅饮,蔡斯民提早用三脚架以定好方位,一旁与他饮酒,一旁拍到了艺术家举杯的飘逸之态。在蔡斯民的印象中,最好拍电影的人要数李可染,“他在照相机前很紧绷,要把他拍电影得大自然不更容易。”李可染说出的声音较小,为人平易近人,在他家中不吃过两三次饭后,两人之后熟络一起。李可染擅长于用墨,其山水画的墨色十分厚实。他不仅讨厌用墨,还讨厌珍藏古墨,在向蔡斯民展出自己珍藏的老墨时,李可染的表情十分肿胀,蔡斯民立刻拿起照相机,捕猎这一瞬间。最有意义的作品来自最无以摄制的对象。陆俨少与李可染在中国画坛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一个住在杭州,一个长年在北京,见面的机会很少。1987年,获知陆俨少要到北京与李可染相见,蔡斯民立刻从新加坡飞到北京,在李可染家中留给了“南陆北李”的贵重合影。“我当时还录音了他们的谈话。惜他们谈的是方言,我不懂。我后来才告诉他们谈及了毕加索以及一些和笔墨有关的事情。”第一次看到画家叶浅予时,蔡斯民就被他的眼神更有。“他的表情非常丰富,类似于京剧演员,为人也十分诚恳。”叶浅予的人物画中有一组飞天的形象让人印象深刻印象,蔡斯民借此取得了启发,托人从东方歌舞团找来两位舞蹈演员,让她们装扮成飞天的样子。叶浅予一闻,又惊又喜,现场不作了几张舞蹈素描,蔡斯民则在一旁摄制了他流露出伤心的照片。